刚做的空姐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06-23   加入收藏夹


 
  「啪啪啪……」肉壁与阳具不断地发出激烈的声响,才刚刚考上空姐,前途无量的贝儿一直在想:『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』

  但由不得她一刻空闲,这根肉棒刚刚发射,接着另一根肉棒又迅速补上,全身都好像虚脱一样,只能任由着插操着。

  这群男人干了个爽后,拿出了一把钞票,丢在地上,扬长而去,贝儿拖着疲惫的身子,捡起了那把钞票小心的放在皮包里,到了浴室沖洗沾满全身的精液。

  看着镜前的自己,两眼无神,多了一圈黑眼圈,下体的阴毛已经剃个精光,无耻的露出整个阴户来。

  她看着自己的花心说道:「已经有点泛黑了,三个月前还是粉红的呀!」又看到自己的乳晕也是红黑,她挤了挤乳头,喷了一股乳汁,又说道:「没产乳之前还是粉红的。」

  贝儿叹了口气,走出了浴室,到了梳妆台前涂上了厚厚的一层妆,掩盖她的黑眼圈,从行李里拿出了空姐制服换上,走出了宾馆,直奔机场,今天还要上班呢!

  到了机场,其他组员都已经到了,座舱长淑英过来说道:「贝儿,你又迟到了,最近是怎么回事呀?飞机都快飞了。」

  贝儿赶紧道歉:「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!」

  淑英说道:「你上次说塞车,这次又不舒服,到底是怎么了?这班飞回来,我们好好谈谈吧!」说完时间也到了,空服员们都上了这班飞日本的国际航线,开始这次的勤务。

  贝儿推着推车,兜售免税商品时,一只狼爪忽然摸了她翘臀一把,她本想呼救,转头一看,就把话吞了回去,低头听着那男人的指示:「十分钟后,到厕所来。」

  「文哥,要干下飞机干,在这里被发现你我都不好。」

  文哥想了想:「也对,飞机厕所那么窄,不太舒服,那到花园旅馆606号房,有客人来之前先跟我干一炮吧!」说着手不安份地揉捏着贝儿的胸部。

  贝儿忙着说:「拜託你,不要现在做,我下飞机后一定乖乖去。」

  文哥这才放开了手,说道:「小姐,给我两罐XO,刷卡!」手里却出现了贝儿的信用卡。

  贝儿惊道:「你什么时候?……」

  文哥赖着脸说:「快点呀,你们的服务怎么这么差呀!」

  贝儿无奈,只有签下自己的名字,交给文哥XO。

  贝儿服务完客人后,躲进了厕所洗了一把脸,问着自己:「为什么?为什么我会那么听话?」

  飞机降落后,贝儿有两天假期,她藉口不太舒服,婉拒了其他空中小姐的邀约,到了花园酒店等待文哥。

  等了许久,天都黑了,贝儿就在大床上睡着了。

  忽然感到下体有异物刺入,她知道又来了,这种摧心的感觉又来了,可是她的臀部却自然的跟着插入的阳具律动了起来。没有几分钟,肉壁就兴奋得一伸一缩的,搞得文哥大叫一声,泄了出来。

  文哥叫道:「爽,果然是职业级的,我没有看错人。」说完穿起了西装继续道:「过两个小时,有一对日本客人指定要来玩台湾的空中小姐,你给我穿好制服好好工作。」

  贝儿只低头不语,文哥用手扭起她的脸说道:「跟人说话,要看着对方,你连这种礼貌都不懂吗?」

  贝儿答道:「文哥,我替你赚的钱都已经可以买一栋房子了,可以放过我了吧?」

  文哥掏出了手中的皮夹,拿出一张本票,说道:「当初你签下十张本票,每张是一百万,你只还了一半而已,何况还加上60分利息,算起来你该欠我一千多万,看在你努力工作的份上,我算你一千万好了。」

  贝儿说道:「不是我签的,是我爸爸伪造我的笔迹签的,这些我都认了,每个月的薪水,接客的钱都交给你了,你难道就不能放过我吗?」

  文哥说道:「这我不管,欠债还钱。你现在在人前还有个正当职业,难道就不怕我公开你也是个妓女吗?」

  贝儿叹了口气,只有屈服了,从行李找出了空姐制服,整齐的穿上,准备迎接日本客人的到来。

  过了一会,文哥带着两个身材巨大的日本人来,每个人都身高190公分,体重超过百余公斤的样子,文哥说道:「这两位可是准备晋升大关的相扑选手,好好服务,知道吗?」

  贝儿点了点头,开始帮较白的一人脱裤子,另外一位较黑的选手则自己脱个精光,白选手对黑选手说道:「前辈,我先上了。」

  黑选手说道:「请慢用。」贝儿正要吹时,被白选手打了一下头:「你忘了打招呼了。」

  贝儿看着那圆圆短短的阳具,会意过来,说道:「打扰了,我要享用了。」就认真的吹起箫来。那阳具一下膨胀了两倍,刚好顶在贝儿的喉头,贝儿本能的吐了一下,却发现已经被白相扑手压住了头,猛力的前后抽动着。

  贝儿几乎喘不过气来,但还是配合地用舌头刺激着阳具。不一会儿,白相扑手射了,射得贝儿满脸都是。黑相扑手笑着说:「学弟,量很多呀,果然前辈带你来发泄是对的,该我了。」

  贝儿一下子就被黑相扑手丢到大床上,黑相扑手泰山压顶的扑了上来,贝儿感受到千斤般的重量,肋骨都快断了,但这时黑相扑手却像小孩一样,吸起了贝儿的乳头,满口乳汁的说道:「听文哥说可以干又可以吃,没想到是真的。」

  贝儿听了想哭却是哭不出来,只有堆着笑脸说:「吸奶要加钱喔!」

  黑相扑手说:「只要服务好,加点钱不在话下。」说完就挺起阳具,往贝儿阴户插去。这黑相扑手比白相扑手的阳具足足大了一倍,贝儿随着阳具的插抽淫叫着:「先生,你是混血儿是不是?好大好大呀!哇……」

  黑相扑手自豪的说道:「真识货,我是美日混血,看我的厉害。」

  那两位相扑手就这样一前一后,从嘴巴、阴道、肛门三处侵入,操干了贝儿一夜,才抛下一大笔钞票,满意的离去。

  贝儿又像往常一样,拖着全身孔洞的伤痛,进了浴室洗去一身精液。出了浴室,发现文哥坐上床上数着刚刚的皮肉钱,笑着称讚:「果然是国手,出手真大方。」

  贝儿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道:「文哥,请你走吧,我要休息了。」

  文哥拿了钱,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道:「你休息吧,明天我再来找你。」

  贝儿裸身躺在大床上,看着天花板,想着:难道堕落也会变成习惯?我是怎么了?三个月前还是玉洁冰清的处女,才三个月,就已经这么习惯被操,还能从其中得到那种自虐的快感,我到底是怎么了?

  可是怎么想,也想不出答案,手指却不由自主滑到了已经擦伤的阴部,缓缓的抚摸起来,又陷入另一次高潮中。
 
  又来了,又是那种感觉,贝儿再一次感到了那摧心的感觉,文哥就跟往常一样,不经她同意上了床,开始爱抚着她的肉体。

  「早上起来,乳头很胀吧,让我帮你吸出来。」

  心里无数次的想拒绝,但身体却住动配合着文哥的动作,让文哥尽情吸食着她的乳汁,右乳被吸乾了,还有左乳,文哥的手有技巧的揉捏,让乳汁很快的喷出,全进了文哥的嘴里。

  『我简直是个乳牛!』看到这状况,贝儿心里说出了这句话,但不得不承认的是,发胀的乳房被吸后,确实轻松多了。

  文哥吃了个饱后,提着他的阳具就准备插入阴户,贝儿也配合地张开双腿,文哥用劲戳了一下,贝儿发出了一声惨叫,有点不对劲,文哥探头细看,说道:「昨天玩得过火了,都破皮了,真是的!躺好,我去拿药。」

  说完文哥就找了棉花棒跟碘酒来,边细心的擦着边说:「这是生财工具,这几天就别接客了。」

  伤口实在很深入阴道,但文哥的手法灵巧,都能好好的擦到,虽然很痛,但经过消毒,又上了一层消炎药后,的确舒服多了。

  文哥帮贝儿盖上被子说:「你今天就别动,伤口才会好。」

  实在很难相信一向表现得是个流氓的文哥,也有细心的一面,贝儿好奇地观察着文哥。文哥看了贝儿疑惑的表情,就说道:「别看我这样,我也读了两年医学院,才懂得帮你打泌乳针,帮你上药。好了,我不会害你,别这样看我。」说完就走了出去,留下躺在床上的贝儿。

  贝儿不禁感叹,连这种坏蛋也有体贴的一面,我怎么会对夺我童贞的人产生感激呢?贝儿实在不知道为什么,只有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。

  「太阳都照屁股了,起来,起来。」贝儿睡眼惺忪的醒来,发现下体的疼痛已经好多了。文哥端着早餐到她床前说道:「你下午不是就要上班,我送你吧!反正也同一班飞机。」

  反正也拒绝不了,就吃饭吧,贝儿看着丰富的早餐,心想这一定又是花我自己的钱吧。文哥却好像猜到她的心意说道:「这餐我请客,你也辛苦一夜了。」不知道为什么,贝儿竟有一种感动得想哭的冲动,但她还是忍下来,假装不在乎的说道:「是吗?那我开动了。」

  文哥准时载她到了机场,就自己一个人去办登机走开了。经过一天的休息,贝儿穿起亮丽的空姐制服,看起来容光焕发,只是阴部还有点疼痛,所以走路姿势有些奇怪,座舱长淑英关心的问道:「贝儿,你看起来精神好多了,可是走路怎么怪怪的?」

  贝儿心虚的答道:「我只是有点经痛,不要紧。」

  淑英马上说:「那这次勤务我会注意,你就不用做太粗重的工作了。」

  贝儿赶紧答道:「不用了,我真的没事。」

  但上了飞机,淑英还是体贴的请其他的空姐推车,让她只做点轻松的工作。一路无事,只有在迎送旅客下机时,文哥经过身边,拿出手机指了她一下,这是提示她等一下要看简讯的暗号。

  没想到才三个月,自己跟这个流氓竟然这么心灵相通,就一个小动作就知道要做什么了,贝儿心里叹着气,脸上还是挂出职业的甜美微笑说道:「谢谢您搭乘本次班机,期待下次再为您服务。」

  贝儿下了飞机,打开手机,简讯内容简单的写着:『请快回家,我等你。』贝儿关起手机,出了机场大门,正要拦计程车离去时,淑英叫住了她:「贝儿,我想跟你说话。」

  贝儿有点无奈,但毕竟是上司,只有说:「淑英姐,那我们约明晚七点在你家前面星光咖啡厅好吗?我现在实在有事。」

  淑英说道:「那好,不见不散。」

  贝儿终于上车回到了家,搭电梯上了12楼,到了一间雅緻的公寓,这就是她的『家』,她没有回家的安心,反而从下体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心跳,大概因为这家也是文哥帮她安排的,所以才会这样吧!

  贝儿进了家门,脱掉制服,进了浴室好好的沖了个澡,就直接上床睡觉了。她裸身抱着枕头,乳头跟阴部自然的靠在枕头游移着,开始湿润起来。我已经变成彻底的淫妇了吗?三个月前,我连睡觉都一定要穿着内衣外面再罩上一层睡衣才睡得着,什么时候,已经习惯一回家就裸着身子呢?

  但是她实在很累了,混合着快感跟倦意再度入眠。这次是乳头被吸吮的感觉弄醒的,她不用睁开眼睛,就知道又是文哥在「吃早餐」,她也不反抗,就由着他挤压乳房吸吮着乳汁。

  一直到文哥吃饱,她才打了个招呼:「你又来了。」

  文哥答道:「我做好早餐了,起来吃吧!」

  早餐是普通的荷包蛋跟培根,还有一大杯牛奶,她是个产乳的女人,需要大量蛋白质跟营养,所以份量都是常人的两倍。文哥看着全裸的吃饭的她,说道:「刚开始时,你都还知道起床要穿衣服,现在倒放开了。」

  贝儿边吃边说:「反正被你强暴都要被脱光,穿不穿都无所谓。」

  文哥只笑了一下,就到客厅去看电视。贝儿吃完了饭洗了餐盘,才披上一件浴衣到了客厅,跟着文哥一起看电视。又是卡通呀,这次是《飞天小女警》,很难想像这个流氓的嗜好竟然是看卡通,第一次发现也吓了一跳。

  不过仔细观察,文哥跟其他流氓的确不同,不抽烟、不喝酒,穿着总是西装笔挺,若不是她亲身体验过他的兽行,外人只会以为眼前的年轻人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吧!

  文哥见贝儿走过来,就一把抱住了她:「你看,花花、毛毛、泡泡,哪个像你?」

  贝儿一把推开:「我是妓女,她们是小女警,我高攀不上。」

  文哥亲着贝儿的脸说:「别忘了,你也是人人称羡的空姐喔!你看,在你信箱又找到那么多情书。」文哥亮出一堆信函,撕开其中一封大声念道:「这是公司的男同事吧?亲爱的贝儿小姐: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了你……」

  贝儿把信抢了过来,哭着跑进房间大叫:「你太过份了!」

  贝儿就这样钻进被窝,不知哭了多久,听见文哥的脚步声,她止住了哭泣,反而开始颤抖起来。文哥掀开她的被窝,说道:「好了,别哭了,你有一周的假期是吧?前三天让你休息,后三天我都排好客人,最后一天就准备上班,知道了吗?」

  贝儿只背对着文哥,一句话也不说,文哥一把把她抱了来,说道:「知道了吗?」

  贝儿擦了一下眼泪,用微弱的声音说道:「知道了。」

  到了约定的时间,文哥带着贝儿到了凯悦饭店,进了豪华的房间,拿了一件高中女生的制服给她,说道:「这次是全国教师会议后的余兴活动,来的都是老师,好好招待吧!」

  「平时想玩学生不敢,就来玩我,哈!」贝儿一边无奈地笑着,一边穿上了制服,坐在床上等着客人到来。

  「叮咚!」门铃一响,贝儿开了门,走进一老一少两个男人,看起来都斯斯文文,的确像个老师。

  那年轻人对老人说:「校长,我想我还是走吧,我实在……」

  校长笑着说:「不行,来了不干对不起漂亮小姐。你还是处男吧?今天就好好玩,也不愧我的栽培。」

  年轻人见了贝儿穿的正是他任教学校的制服,整个脸都红了起来,脚步也动不了,校长看在眼里,笑道:「快过来帮老师服务。」

  贝儿摇着腰肢走了过来,在年轻人的脸上吻了一下,就扶他到床上坐下,脱起了他的裤子,说道:「老师,我先帮你弄硬喔!」

  玉手灵活地套弄着年轻人的阳具,又不时的吻着龟头,年轻人很快就硬了起来。连制服也不脱,贝儿把年轻人压在床上,一屁股就坐了上去,开始上下运动着,才动个几下,年轻人就叫着:「出来了!出来了!」

  贝儿吻了一下年轻人的脸说道:「第一次都比较快,别介意。」说完就跟校长抱在一起,继续干下一炮。年轻人休息了几分钟,提着枪到了正在地毯上交合的男女身边说道:「校长,我可以加入吗?」

  校长道:「她的菊花还闲着,你插那边。」就抱着贝儿侧着身让年轻人躺进来,年轻人挺起阳具想插入贝儿的菊轮,可总不顺利,贝儿说道:「老师,那里有润滑油,涂了以后比较好干。」

  年轻人赶紧拿来了润滑油,挤在自己的龟头跟贝儿的菊轮上,再用力插了一次,这次顺利的进去了,贝儿就像三明治一样,被一老一少插干着,直到双方都射出为止。

  两个老师穿上了西装,又回到人模人样,校长对年轻人说道:「这就是敬业精神,我们要教育学生敬业、乐群不是吗?」

  年轻人笑着说道:「是呀!是呀!」

  校长从怀里掏一把钞票交给坐在床上的贝儿,说道:「下课了。」就带着年轻人走了出去。

  过了半小时,贝儿又听到「叮咚!」一声,以为是文哥来了,就躺在床上叫道:「门没锁,进来吧!」

  「打扰了。」

  贝儿抬头一看,是年轻人!年轻人摸着头来到贝儿身边说道:「我一直觉得你很面熟,刚刚我终于想到了,你高中时上过我的美术课,你是徐贝儿吧!」

  贝儿被认出来,心里真的想哭,但还是装出一副职笑容说道:「老师,你回来不光是为了跟我相认吧?想再玩的话,要再付钱喔!」

  年轻人不好意思的说道:「那这次就换你当老师好好教教我,我这方面实在没经验。」

  贝儿抱着老师吻着说道:「老师,我们来吧!」两人开始了无数次的大战。

  送走了老师,文哥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笑着说道:「你这女教师当得还真不错。」

  贝儿这次没理他,一个人进了浴室洗起了澡来。